• 客服电话

    • 0556-5450556
    • 服务时间

    •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 微信扫码咨询

违规取黄河水,大量污水去向不明,宁夏一工业园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

首页    新闻资讯    热点资讯    违规取黄河水,大量污水去向不明,宁夏一工业园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

一条都思兔河,将宁夏和内蒙古分隔开来。冬天,内蒙古乌海市的牛羊可以越过干涸的河道,随时来一次跨省旅行。如果再往前走二百多米,就会来到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化工产业园(以下简称平罗化工产业园),但草木稀疏的黄土滩会让牛羊兴致寥寥。


平罗化工产业园规模迅速扩张,新企业正如火如荼建设。

流经平罗化工产业园后,都思兔河最后汇入不到5公里外的黄河。自古民谚云“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经丰沛黄河水灌溉的农田,使河套平原享有“塞上江南”美誉。位于此地的宁夏石嘴山平罗县,也希望让本地迅速扩张的工业企业接受黄河的馈赠。

馈赠的结果是,平罗化工产业园80家企业违反取水许可制度,多年一直违规取用黄河水。2021年12月16日,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通报了上述案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直接从江河等取用水资源的单位和个人,应申领取水许可证,并交纳水资源费,取得取水权。

“如果只是个别企业没有取得合法手续,我们把它停掉容易,如果整个园区都因为水的问题关停,确实很难下这个决心。”平罗县水务局负责人陈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数据显示,2020年,平罗化工产业园产值仅有三十余亿元,2021年产值将突破百亿元。

取水许可证悬而未决之下,园区唯一的污水处理厂长期不稳定运行,甚至自2021年3月起停运。这也导致园区企业非法排污现象屡禁不止,甚至连园区管委会也违规用污水洒水降尘的方式消纳废水。

督察组认为,平罗县对化工产业园用水管控不力,承诺的工业水权转换工作推进迟缓,对工业企业长期违规取用黄河水未进行有效监管。大量工业废水违规处置,甚至去向不明,污染隐患突出。

01

园区仅一家企业有取水证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此次被通报的平罗化工产业园2006年开始兴建,目前园区已入驻主营煤化工、精细化工、电石等产业的81家企业。

平罗工业园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孙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平罗化工产业园属于平罗工业园“一园三区”中的其中一区,依托周边丰富的煤炭资源、完善的配套产业链和低廉劳动力,平罗化工产业园规模迅速壮大。平罗工业园对平罗县经济的贡献率可达60%左右,而化工产业园占其中的约五分之一。

据督察组通报,除2020年底投产的1家发电企业有取水许可证外,其余80家用水企业均未获得取水许可证。

当地并非不知获得取水许可证的重要性。

“2017年我刚到园区管委会的时候,就发现这么大的工业园区,居然没有做水资源论证报告。”面对园区企业违规取水的状况,孙建也很着急。

我国法律规定,申领取水许可证之前,必须先进行水资源论证。2017年平罗工业园管委会委托第三方机构编制了水资源论证报告,并提交到自治区相关部门,但该报告至今未通过审批。

“主要原因是平罗县取水总量超过自治区下达的红线指标和年度用水计划,所以不批准任何新增项目的用水指标。”孙建称。

被称为宁夏“最严水法”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水资源管理条例》于2017年1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规定,“对取用水总量已达到或者超过控制指标的地区,暂停审批建设项目新增取水”。

据督察组通报,2017年以来,园区内新开工建设的59家企业无一取得工业用水水权指标。

02

农业灌溉用水连年超红线

平罗县取水总量连年超标与其产业结构密不可分。

地处宁夏北部的平罗县干旱少雨,被腾格里、乌兰布和与毛乌素三大沙漠包围,农业用水主要依靠黄河水灌溉。

多年前,都思兔河被当地人称为“苦水河”,原因是河水含盐量过高,周边土地也成为盐碱地。农民取黄河水,用祖辈传下的大水漫灌方法改良土质,但代价是消耗了大量宝贵的水资源。

督察组通报,平罗县水资源利用粗放,2020年全县万元GDP用水量为429立方米,是自治区平均水平的2.5倍,是全国的7倍。同时平罗县水资源又短缺,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212立方米左右,是自治区平均水平的1/3,是全国的1/10。

据平罗县政府提供的数据,自2013年以来,平罗县的取黄河水总量几乎连年超过自治区分配的年度用水计划。2020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分配给平罗县6.46亿立方米黄河用水量,但仅农业及生态引黄水量就达7.18亿立方米,超引黄河水量0.72亿立方米。

平罗县水务局负责人陈祥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1987年“八七分水”(国务院颁布的《黄河可供水量分配方案》,是国内第一个全流域水量分配方案)首次给沿黄各省取黄河水“分蛋糕”,当时平罗县的灌溉面积为65万亩,但2020年该面积已达117万亩,较之前增长了近一倍,但用水指标一直没有调整。农业灌溉用水持续多年超标,致使平罗县总用水量超标。

陈祥称,平罗县农业用水占总用水量的95%,对GDP的贡献率却仅有一成多;工业用水量占比不足5%,却贡献了六七成的GDP。这样的产业结构拉高了万元GDP耗水量。

事实上,为解决园区工业用水不足,2017年起,平罗县先后规划了16项6.8万亩高效节水灌溉工程,将省下来的水分配给工业企业。但程序上依然未取得合法的取水权。

在粮食安全的背景下,也不能简单评价平罗县产业结构不合理。“耕地保有量同样也是政府绩效考核的重要指标。”陈祥说。

03

水权交易“有价无市”

“这么长时间企业的取水许可证问题没有解决,作为水资源管理部门,确实是没有尽到责任”,陈祥坦言,在全县用水量超标的情况下,只有一个方式——通过水权交易来获得取水权。

2014年,宁夏在全国率先开展黄河水权转换试点,把黄河水“分水到户”,未用尽的水量可以在水权市场进行交易,而用水存在缺口的用户则可以在市场上“找水”。

虽然有了交易机制,但实践中往往“有价无市”。

孙建称,宁夏全区水资源都紧张,富水地区本就不多。平罗工业园管委会曾联系过贺兰县和吴忠市,但要么对方不愿意卖,要么要价太高,最终都没谈成。“地方拿到多余的水指标后,相当于一个无形资产,既能给农业技改项目留后路,也能为招商引资工业企业留空间,在财政充裕的情况下,更不愿意卖了。”

“水权市场不像菜市场,不是我想买多少就买多少,随时都能买到。”陈祥指出,达成交易的往往是大型企业,一次交易水量达几百万方甚至上千万方,而平罗化工产业园的企业绝大多数是小型民营企业,有的一年用水量甚至不到1万方,“人家根本看不上”。

此外,水权交易机制也没有完全打通,找水、交易等步骤缺乏统一平台。平罗工业园管委会规划建设局相关负责人为了帮企业买水,记不清往省里跑了多少次。“没跑过不知道,跑过都知道,简直太难了。”

2021年初,宁夏开展水权改革,将水权交易纳入自治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统一管理运行,水权交易机制终于被打通。

04

供水公司也没有取水许可证
                     

宁夏水投平罗水务有限公司三棵柳取水口。

随着园区内企业数量不断增加,原有的供水设施已满足不了用水需求。2017年5月,宁夏水投平罗水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罗水务公司)建成投产,为园区企业供水。

宁夏水投平罗水务有限公司隶属于2008年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宁夏水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主营工业、城乡给排水、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和运营管理等。

不过由于园区用水企业未取得取水权,平罗水务公司也相应未取得取水许可证。督察组表示,该公司建成投产以来未经许可取用黄河水2100余万立方米。

2018、2019年,平罗县水务局曾三次向平罗水务公司下达整改通知,责令其尽快办理取水许可证和水资源使用权。水务局还集中约谈了园区内80家无取水权的企业,下达71份限期整改通知书。

“平罗水务局催促我们,我们反而也一直在催促水务局尽快帮企业解决取水权。只有用水企业办理以后,我们才能办理取水许可证。”平罗水务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用水企业和供水企业陷入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困境。

在宁夏,这种困境并非孤例。

宁夏水利厅2021年3月11日发布通知,要求宁夏水投平罗水务公司在内的6家公司,对它们在石嘴山市、吴忠市、中卫市、宁东基地的6个已批复供水项目,限期办理取水许可证。

“宁夏一共有22个工业园,我了解到许多都存在取水许可证办理难的问题。”孙建表示。

获得取水权在水资源十分紧张的黄河尤为重要。黄河以占全国2%的河川径流量,养育了全国12%的人口,灌溉了15%的耕地,创造了14%的国内生产总值。国际公认的河流水资源开发利用率警戒线为40%,而水利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黄河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高达80%。

2021年10月,宁夏在“十四五”规划中为各市、县(区)重新分配了水权,平罗取黄河水量指标从2020年的6.46亿立方米,增长为7.58亿立方米。“这样调整后,我们就不存在超水的问题了。”陈祥称。

平罗化工产业园也重新编制了水资源论证报告,用水企业和供水企业的取水许可问题这次能否解决,平罗工业园管委会和平罗县水务局都比较有信心。

05

供水池变成污水池

对于平罗化工产业园而言,更大的难题是如何面对污水。
                    

孙建介绍,在2017年平罗水务公司运行投产之前,企业需水量小,平罗工业园管委会在距离黄河2.6公里的地方建设1号、2号水库,作为供水池。


1号、2号尾水库紧邻都思兔河,距黄河干流仅2.6公里。

水务公司建成后,两座水库不再作为供水池,却成了污水收集池。2015年前,园区企业生产废水经处理后排放至都思兔河,但当年《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发布后,尾水不能进入黄河,于是管委会决定排至2号水库,同时计划在水库边建设人造湿地,希望将尾水再处理后达标排至黄河。但湿地一直没有动工。

孙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两座水库原本是自然形成的低洼荒地,改建后蓄水深度还不到1米,水库底部和侧壁由黄土组成,并没有做防渗处理,也没有做环评。

据督察组通报,园区污水处理厂处理的85万吨尾水排至1号、2号水库。2021年4月地方监测结果显示,水体氨氮浓度为36.6毫克/升,超排放标准6倍,已有近70万吨超标尾水蒸发或渗漏。

督察组表示,库中水体颜色发黑、气味刺鼻,对周边村民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群众反映强烈。水库附近的王家沟村村民李大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水体有一阵呈黄绿色,靠近了能闻到臭味。

                      
                                    1号、2号水库不再作为供水池,却成了污水收集池。如今污水已全部抽干运走。
       06

违法排污屡禁不止,大量工业废水不知去向

督察组对平罗化工产业园近两年供排水平衡分析发现,2020年和2021年1—11月工业用水量分别为528万吨和595万吨,2020年园区污水处理厂处理污水量为49万吨,而2021年1—11月园区污水处理厂处理及停运后转移处理的污水总量仅31万吨,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不知去向。

 “有(偷排的)可能,不排除企业非法排污的情况。”平罗县生态环境局负责人吴余坦言。

园区唯一的污水处理厂,也在污水处理方面“拖了后腿”。

由于进水不足和管网建设滞后,污水处理厂2019年9月才正式投入使用。督察组通报,因建设标准低,园区内制药、化工废水成分复杂和工业废水偷排等原因,污水处理厂投运以来长期运行不正常,2021年3月24日以来更是一直停运。

污水处理厂停运后,管委会要求园区企业自行将生产废水转运至五十多公里外的第三方污水处理企业处理,转运费和处理费都由企业自掏腰包。


园区标语强调保护环境,但企业违法排污行为屡禁不止。

为省下这笔钱,不少企业想方设法偷排废水。2021年平罗县环保局在执法中发现,有企业打开检查井井盖,私接软管,绕过流量计监控,将废水偷排至管网。2021年5月至11月,园区组织从管网抽出、转运的废水就达4.6万吨。

“(偷排)非常容易,用撬棍打开井盖,接个管子就可以了,10分钟就可以完成。”吴余说,且企业往往天黑后躲在自家厂区内偷排,很难发现,一次为了抓一家企业,执法人员几次翻墙蹲点才抓到现行。

督察组通报,园区企业违法排污行为屡禁不止。2021年以来,仅园区管委会下达的违法排污整改通知就有29份,其中涉及私设暗管排污的6份,废水溢流排放的9份,未按照规定纳入管网的6份。

为处理企业偷排至管网的工业废水,平罗工业园管委会甚至违规用污水洒水降尘。仅2021年2月至6月,园区管委会就将七千余吨管网污水违规用于固废填埋场洒水降尘。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也承认,明知此举不合法,但因为外运处理成本太高,便决定如此处理。

不知去向的工业废水给都思兔河乃至黄河带来严重污染隐患。

据督察组通报,都思兔河入黄河乌陶公路桥断面水质长期为劣Ⅴ类,2020年10月地方生态环境部门排查监测结果显示,其挥发酚浓度从入平罗化工产业园段前的0.0017毫克/升上升至乌陶公路桥监测断面的5.66毫克/升,超该断面控制标准565倍。

2022年1月11日 09:31
收藏